1. <option id="s0lqa"><bdo id="s0lqa"></bdo></option>
    2. <noscript id="s0lqa"></noscript><strike id="s0lqa"></strike>

      <noscript id="s0lqa"></noscript>

      <ruby id="s0lqa"></ruby>
      <ruby id="s0lqa"></ruby>

      1. 裁判文書公開是依據國家有關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有關規定,相關事宜請與各審判法院聯系。
        河南省南陽市宛城區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15)宛行初字第11號
        原告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村通溪養殖場。住所地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村。
        經營者胡漢周,男,1969年11月8日生,漢族,住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
        委托代理人張占偉,河南青劍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冕,河南青劍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南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住所地南陽市范蠡路1666號。
        法定代表人王吉波,任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雷林和、王宇,該單位工作人員。
        第三人李祥,男,1942年5月5日生,漢族,住南陽市宛城區茶庵鄉賈洼村一組22號。
        委托代理人吳慶紅,南陽市宛城區法律援助中心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海強,男,1970年12月25日生,漢族,住南陽市宛城區茶庵鄉賈洼村一組33號。系李祥之子。
        原告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村通溪養殖場訴被告南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第三人李祥勞動和社會保障行政確認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村通溪養殖場(以下簡稱養殖場)經營者胡漢周及其委托代理人張占偉,被告南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委托代理人雷林和,第三人李祥委托代理人吳慶紅、李海強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被告南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于2014年11月17日作出(2014)宛工傷認字4-05號《認定工傷決定書》,確認原告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村通溪養殖場職工李新國于2012年9月17日7時許死亡,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屬于工傷認定范圍,予以認定為工傷(亡)。
        原告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村通溪養殖場訴稱:被告的視同工傷認定沒有任何事實依據。李新國并非是在工作時間發病。李新國前一天下班時沒有發病,晚飯時也沒有發病,晚飯后休息前也沒有發病,發病和死亡均是在下班后的夜間,并非工作時間。發現李新國死亡時間為2012年9月17日7時,其雖然住在廠內宿舍,但尚處于休息狀態,并不是在工作時間突發疾病死亡。李新國在場內宿舍突發疾病死亡并不等同于在工作崗位死亡。李新國吃住均在場內,但場內宿舍并不等于就是工作崗位,更不能認為一天24小時在場內都是在工作崗位。如果不分清具體情況就一律認定是在工作崗位死亡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根據被告認定的受害過程,也根本不能找出任何李新國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的理由。被告的行為沒有法律依據。李新國既不是在工作時間,也不是在工作崗位,因此,被告認定行為沒有法律依據。被告認定程序違法。被告應當在60日內作出認定結論,但被告于2013年5月8日收到申請,2014年11月17日才作出認定,顯然程序違法。綜上,原告認為,被告行政行為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行政程序違法,依法應予撤銷,并判決李新國的死亡不屬于工傷或不視為工傷(亡)。
        原告向法庭提交的證據為:證人張偉、李長春證人證言各一份。
        被告辯稱:被告的具體行政行為是正確的。主要理由為:國務院《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職工有“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币曂。第十七條第一、二款規定:“職工發生事故傷害或者按照職業病防治法規定被診斷、鑒定為職業病,所在單位應當自事故傷害發生之日或者被診斷、鑒定為職業病之日起30日內,向統籌地區社會保險行政部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遇有特殊情況,經報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同意,申請時限可以適當延長。用人單位未按前款規定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的,工傷職工或者其近親屬、工會組織在事故傷害發生之日或者被診斷、鑒定為職業病之日起l年內,可以直接向用人單位所在地統籌地區社會保險行政部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钡谑艞l第二款規定:“職工或者其近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鄙暾埲死詈娪2013年5月8日向我局提出李新國的工傷(亡)認定申請,提供工傷認定申請表、李新國的身份證復印件、企業基本信息、李海強的身份證復印件、李祥的身份證復印件、賈洼村民委員會證明、仲裁裁決書、李國亭的證言、李祥的證言、蒲山派出所證明、解剖尸體通知書,符合受理的條件,我局于當日受理。我局受理后向用人單位郵寄工傷認定舉證通知書,單位沒有舉證,我局于2013年7月5日到用人單位進行工傷調查,用人單位提供了因勞動爭議起訴到法院的收費票據,我局于2013年7月5日中止了工傷認定程序。臥龍區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1日裁定,駁回通溪養殖場的起訴,該裁定于2013年8月28日生效。我局在梳理審核申請人提供的證據中,認為李新國死亡原因不明以及李海強提出申請不適格,并告知李海強仍需提供有關證據。申請人李海強及委托的援助律師多次到南陽市公安局蒲山分局調取李新國的死亡原因證據,蒲山分局認為,只有工傷認定部門才有權調取證據,2013年10月25日,申請人李海強向我局申請,請求我局到蒲山分局調取證據,我局于2013年11月12日到蒲山分局調取了出警筆錄。2014年11月12日,李海強提供了李新國系單身未成家,隨哥李祥生活的證明及李祥的委托書。通過對以上證據材料的審核分析,我局確認以下事實:l、李新國,男,1956年3月6日出生,家住宛城區茶庵鄉賈洼村,單身一生未娶,無兒女,父母早亡,隨哥李祥生活,生前在宛城區蒲山鎮高莊村通溪養殖場從事清掃豬圈等工作,未簽訂勞動合同,與該用人單位存在實事勞動關系;2、申請人李海強,男,1970年11月25日出生,住南陽市宛城區茶庵鄉賈洼村,系李新國的侄子,李新國的哥哥李祥委托李海強申請李新國的工傷認定;3、2012年9月17日7時多,養殖場職工張偉喊李新國刮水,沒有應聲,就去找老板胡漢周,胡漢周到后推開位于養豬場內的宿舍門,發現李新國在床上躺著,床邊有一堆嘔吐物,人已死亡;4、通溪養殖場四周有圍墻,為防疫情,職工在場內生活起居,李新國一人住,住室緊臨豬舍,一般早上六七點鐘喂豬,八九點刮水清掃,下午就可以把活干完。2012年9月16日晚21時左右,李新國的房間亮著燈,沒多久關燈。我局認為:一是李新國早上6時許起來干活,當天早上7時以后發現人已死亡,國務院《工傷保險條例》明確規定個人或近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單位并沒有提供有效證據證明李新國在6時以前休息時死亡;二是用人單位安排李新國在豬場內居住,且宿舍與豬舍緊鄰,根本目的是為了工作方便,控制疫情發生,確保疫情安全,李新國按照單位的要求居住和工作是在維護單位的利益,死亡的地點應當是崗位的合理延續。李新國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內發病死亡,并且未超過48小時,符合國務院《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情形,應當視同為工傷(亡)。因此,我局于2014年11月17日決定,認定李新國受到的傷害予以視同為工傷(亡)并分別送到申請人和用人單位。綜上所述,我局在認定李新國所受傷害視同工傷(亡)的過程中,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程序合法,應當依法予以維持我局的工傷認定決定。
        被告向法庭提交的證據為:
        認定李新國系工亡案件的案件卷宗一份,主要內容為:工傷認定申請表、身份證復印件、仲裁裁決書、蒲山派出所證明、解剖尸體通知書、賈洼村證明等;受理通知書及回執;舉證通知書及回執;調查筆錄、宿舍示意圖、起訴收費票據及營業執照;中止通知書及回執;民事裁定書及生效證明、取證申請書、詢問筆錄、李祥身份證明、委托書;工傷決定書及回執。
        第三人認為,行政行為認定事實清楚,符合法律規定,應予維持。
        第三人無證據向法庭提交。
        原告所舉證據為證人證言,經庭審查證,證人與原告經營者胡漢周存在勞動關系或近姻親關系,且證人證言無其他證據相印證,故該證據本院不予采信。對于被告所舉證據,系行政機關在履行法定職責過程中制存的檔案資料,原告與第三人也沒有提供相反證據予以推翻,故該部分證據的真實性本院予以認定,并在評理部分予以分析、認定。
        經審查明: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村通溪養殖場系個體工商戶,住所地為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村,營業者為胡漢周,男,1969年11月8日生,漢族,住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4組34號。死者李新國為其職工,養殖場沒有為其繳納工傷保險費。
        養殖場四周建有圍墻,為防疫需要,職工李新國在養殖場內食宿。李新國一人居住。工作內容為打掃豬舍內衛生、喂豬等。其宿舍是在兩個相鄰豬舍的夾道的一段搭建的簡易房屋。
        2012年9月17日,李新國被發現死亡。死亡地點為李新國所居住的宿舍內的床上。單位經營者胡漢周報警。南陽市公安局浦山派出所分別于2012年9月20日、11月5日出具了證明。證明記載的主要內容為:2012年9月17日上午7時許,該大隊民警接110指令,報警人胡漢周在村口養豬,早上起床后發現李新國在養豬場其暫住的房間內死亡。民警在現場看到一老年男子躺在床上已經死亡,后立即向上級匯報,并報請市公安局法醫趕到現場。李新國的基本情況為宛城區茶庵鄉賈洼村一組居民,系移民,身份證號為411323195603063416。當日,李海強在南陽市公安局蒲山分局解剖尸體通知書副本上簽署意見:無異議,不要求解剖。
        李新國死亡后,李新國侄子李海強向南陽市臥龍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爭議仲裁。該委員會于2012年12月3日作出宛龍勞人仲裁字(2012)第46號《仲裁裁決書》。該裁決認定,本案原告與李新國之間存在勞動關系。本案原告對該裁決不服,提起民事訴訟。2013年8月1日,南陽市臥龍區人民法院作出了(2013)宛龍蒲民初字第176號民事裁定書,裁定駁回了本案原告的起訴。并于同年8月28日出具文書生效證明。證明該裁定書已生效。
        2013年5月8日,李海強向被告提出工傷認定申請。提交的材料有李新國身份證復印件、企業基本情況、李海強、李祥的身份證復印件、宛城區茶庵鄉賈洼村證明一份(證明內容為:李新國未婚無子女,李海強與李新國系叔侄關系,李海強對李新國承擔生養死葬義務)、臥龍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宛龍勞人仲裁字(2012)第46號《仲裁裁決書》、南陽市公安局浦山派出所分別于2012年9月20日、11月5日出具的證明,南陽市公安局蒲山分局解剖尸體通知書副本。
        被告于同日受理了李海強的申請,并出具了書面的豫宛工傷受字(2013)13號受理通知書。當日,被告郵寄通知書,通知本案原告提供材料并就工傷認定事宜提出意見。
        2013年7月5日,被告對原告單位的工作人員張偉及經營者胡漢周進行了工傷調查。
        因原告就勞動爭議提起了民事訴訟,被告中止了工傷認定程序,并作出了豫宛工傷止字(2013)02號工傷認定中止通知書,并于2013年7月5日送達給了李海強。
        2013年10月25日,李海強向被告提出取證申請,請求被告依法調取蒲山分局的相關資料。被告獲取了蒲山分局于2012年9月17日9時20分對胡漢周的詢問筆錄。
        2014年11月11日,李祥委托李海強處理本案工傷認定事宜。2014年11月12日,宛城區茶庵鄉賈洼村出具證明一份,證明記載:李新國父母早亡,本人沒有成家,現與其大哥李祥,是親兄弟關系。
        當年11月17日,被告作出了(2014)宛工傷認字4-05號《認定工傷決定書》,并于當日郵寄送達給本案原告,于同年11月28日由李海強代李祥簽收。原告不服該認定,申請河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行政復議。該單位于2015年1月23日作出了豫人社復議(2014)6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了被告的認定結論。原告仍不服,提起本案行政訴訟。
        本院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根據本案查明的案件事實,李新國與原告存在勞動關系,李新國于2012年9月17日上午7時許被發現時已在自己的床上死亡,公安機關接警后出警,根據調查情況沒有按照行政或者刑事案件進行立案調查。這些事實各方當事人均無異議。結合本案當事人的訴訟請求,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是李新國的死亡是否構成工傷。對這一問題的評述需要從兩個方面進行分析。
        首先是李新國死亡的時間及地點是不是工作時間和工作地點。對這一問題,根據被告工傷調查獲取的材料及當事人當庭陳述可以認定,李新國工作的地點是在原告的養殖場內,其居住地點也在養殖場內,即工作地點及住宿地點僅有簡單的區分,但基本是在一個封閉的養殖區域內。工傷保險條例規定,職工或者其近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因原告不能提出證據證明自己的觀點,從有利于維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的角度出發,本案不能簡單的將李新國死亡的地點即住宿的地點排除在工作地點之外。李新國從事的工作內容為打掃豬舍的衛生、喂豬等,每天上班時間胡漢周沒有嚴格規定,根據被告工傷調查時詢問的養殖場工作人員張偉的陳述,可以認定為早上六點左右。李新國的死亡時間為早上7點以前,根據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舉證規則及前述評述,本案亦不能簡單的將李新國死亡時間排除在工作時間之外。即李新國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死亡。
        其次,李新國是不是突發疾病死亡。原告認為李新國的死亡不屬于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突發疾病死亡”,但原告沒有舉出證據予以證實,第三人認為屬于突發疾病死亡,被告經調查認定李新國的死亡屬于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突發疾病死亡”。根據一般生活常識判斷,法律程序中對死亡原因的認定,大多根據死亡醫學證明或者法定鑒定機構的鑒定意見判斷;死亡原因除突發疾病死亡,還有其他原因造成死亡。李新國被發現時已經死亡,沒有醫療機構出具死亡醫學證明,因此,判斷其死亡原因主要依靠法定鑒定機構的鑒定意見。由于未進行尸體解剖,故沒有法定鑒定機構的鑒定意見。即李新國具體的死亡原因、準確的死亡時間無法查明。根據本案查明的案件事實,原告安排李新國在養殖場內食宿,與豬舍相鄰居住,這種行為原本就沒有盡到保障勞動者生產、生活環境及人身安全的義務。因被告也沒有證據證明李新國系自殺,在李新國準確的死亡原因無法查明且排除被人殺害的情況下,根據社會保險法和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目的及立法精神,正確理解“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這一規定,應當從有利于保障工傷事故受害者的立場出發,認定李新國的死亡屬于突發疾病死亡。
        關于原告訴稱的被告超過法定期間做出工傷認定的問題,根據查明的案件事實,原告與死者家屬就原告與死者之間的勞動爭議進行了勞動爭議仲裁及民事訴訟,被告依法中止了認定程序,在原告與死者家屬就民事爭議處理后恢復工傷認定程序依法作出了工傷認定決定?鄢兄拐J定期間,被告作出本案具體行政行為超過了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60日的期限,且沒有說明正當理由,屬于行政程序違法,但該違法行為系行政程序瑕疵,同時沒有侵犯當事人合法的陳述、申辯權利,該違法行為并不必然導致行政行為無效或者被撤銷。
        關于原告陳述的本案第三人是否適格的問題!豆kU條例》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用人單位未按前款規定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的,工傷職工或者其近親屬、工會組織在事故傷害發生之日或者被診斷、鑒定為職業病之日起1年內,可以直接向用人單位所在地統籌地區社會保險行政部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本案中,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的是李海強,被告予以受理,認定過程中,第三人李祥委托李海強辦理工傷認定事宜,被告最終認定的申請人為李祥。本院認為,李祥是李新國哥哥,李海強系李祥兒子,李海強與李新國之間存在生養死葬的約定,工傷認定過程中,申請人進行了變更,被告沒有依法及時告知用人單位,該行為不妥,但屬于行政程序中的瑕疵,不足以導致被訴具體行政行為違法。
        綜上,原告訴請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其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經本案審查,未發現明顯違法之處。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第十七條第二款、第三款、第十九條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村通溪養殖場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50元,由原告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高莊村通溪養殖場承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人數提交副本,上訴于河南省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  趙嘉川
        審判員  何明軒
        審判員  馬彥彬
        二〇一五年八月三日
        書記員  楊 洋


        公 告

          一、本裁判文書庫公布的裁判文書由本法院錄入和審核,并依據法律與審判公開的原則予以公開。若有關當事人對相關信息內容有異議的,可向公布法院書面申請更正或者下鏡。
          二、本裁判文書庫提供的信息僅供查詢人參考,內容以正式文本為準。非法使用裁判文書庫信息給他人造成損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擔法律責任。
          三、本裁判文書庫信息查詢免費,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利用本裁判文書庫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經許可,任何商業性網站不得建立與裁判文書庫及其內容的鏈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書庫的鏡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鏡像),不得拷貝或傳播本裁判文書庫信息。
        南陽市宛城區人民法院
        可打现金的麻将平台